四月的雨

被我抓住了就别想跑,这种捕捉游戏的成就感,真的很有意思。

人性的邪恶和低劣总是一次一次刷新我的世界观,出淤泥而不染真的可能做到吗?有必要做到吗。有时候真的觉得,既然自己没有那么好,不如干脆比谁都坏。

想起了复试的时候认识到的一些学哲学的同学,看到有些人侃侃而谈的样子让我心中产生了疑问,学习哲学是否鼓励侃侃而谈。
哲学是一个严肃的事情,哲学或者说智慧,绝对不意味着侃侃而谈,实际上往往侃侃而谈的人,都是一知半解的人。但也不排除真的有人的才华可以滔滔不绝的特殊情况。
总得来说性格也好,经验也好,让我觉得一个人真正的自我,是应该隐藏于深处,而不能轻易示之于众的。
哲学也好,自我也好,是如此复杂晦涩的事物,怎么能一句两句就说的明白呢。如果因为自己表达的方式不清而被很误解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吧。
纠结的是,虽然我理解的,自我存在的价值不应该是被他人所理解,而是留存于自己内心的。但是自我也好,哲学也好,绝对不能成为一样位于空中楼阁,神秘而高傲的事物。
我们应该被他人了解,哲学的讨论也应该被鼓励,哲学的思路不辩不明。所以封闭自我,顾影自怜的玩味自我,和闷着头自己搞学问,也是错误的。综合两种情况,要是能用一种更严肃,更谦虚的态度去进行这两件事。那就好了。

可恶。为什么这个世界上好人所承受的痛苦要比坏人多。而且多的太多!
我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好人,只是一个内心还有一些残存的东西无法舍弃的普通人而已,而这些被情怀牵扯住,无法抛弃的东西就是折磨我的根源。
伦理学教材说,古今中外的仁人志士为什么大多数嫉恶如仇,是因为一个人自己做好人,也希望其他人的道德水平和他一样。希望周围的环境都是和他一样遵循善的规则行事的人。
如果一个人总是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却得不到周围人同等的回报,得不到社会的认可和理解。那么他还总能把这份爱留存下去么?
这个时候善意就变成了一个人心中最大的恨意。为什么做了好事,心软,心善的人,反而要在大多数时候会被很多卑鄙小人嘲笑呢。
是因为这个世界本身就是厚颜无耻,以恶制恶,冷酷无情的吧。
这样的一个社会,人类内心的善只是相对的,是脆弱的,易逝的,虚伪的。而人类的恶却是绝对的,永恒的,根植于本性而不会改变的。
我们只在某些时候对特定的人,展现出一丝脆弱的善。以此来达到心理的自我满足。然而这可怜的善,随着时间地点对象的变更,轻而易举的消失无存。
实际上一个人刚出生就接受着各种各样的品德教育,社会家庭学校公司,都要求我们去做一个好人,可就算如此,只要一有缝隙,人可笑的善马上就会动摇的一败涂地,而人的邪恶本性,无论被道德和法律以怎样强制恐怖的手段来约束。这个世界上依旧有数不胜数的人做着邪恶的事情。
毋宁说生物生存本身,就是一件对自己善良而对他人残忍的行为。一个人把热情和善良投入给自己以外的人,却把痛苦和迷茫留给自己,是最大的错误,是人本性中最软弱的象征。这样的一个人,所承受任何的痛苦,对于我来说,都是不值得可怜的。
每次都是,每次都是,每次都是,被软弱而伪善的自己束缚住手脚,过着为了让他人满意,而残酷的对待自己的日子。
这样的生活我再也不想要了,我真的受够了。
我对成熟的自己要求并不高,我不想刻意的去为善或者作恶,只希望能以别人对待我的方式去公平的对待别人。如果任何事情都能以此原则行事,那么起码不会有这么多的自怨自艾和痛苦迷茫。

最近爆炸喜欢深海冷蔵库这首歌
彼女作为aiko巅峰期的代表专辑,这首歌在整个专辑里,也具有非常独特的意义。
一直很在意自己喜欢的歌排名这种东西吧。

突然有点困了。。。改天再写吧
结论是,真的喜欢一个事物,是应该有这种不可阻挡的势头的

Aka
你是怎樣看待我這個人呢
每天我都因此感到惴惴不安
今天我也會開心地過活 而該如何斟酌也掌握在你手中
即使也有相距遙遠而見不上面的時候 為了讓一切都順順利利的
不管聽到怎樣的謠言都希望你不要離我遠去
無法老實的說出口 自己也沒辦法消去
雖然我總是這樣 因為一點小事就失落而提不起勁
這當下的世界就在眼前拓展開來 你和我都在這裡享有著幸福對吧
在逐漸模糊的彼端所看到的神情
哭泣什麼的是十分可惜的喔 哭泣什麼的是十分可惜的喔
今晚或許是無法入眠的也說不定 因為我一直都不想要離開呢
雖然不論是在夢裡還是黑暗裡都想與你在一起 不過萬一不行的話該怎麼辦呢
被你看透的內心盡頭 會有著怎樣的氣味呢?
就連未知的地方你也已經瞭解了對吧
這當下的世界就在眼前拓展開來
你的那雙眼眸就是真正生存著的證明沒錯吧
輕輕撫上的雙頰 變得紅潤
哭泣什麼的是十分可惜的喔 哭泣什麼的是十分可惜的喔
在吵雜的人群當中 緊緊相依的兩人手也相繫著
用比起「我愛你」還要有力的指頭牽引住彼此
這當下的世界就在眼前拓展開來 你和我都在這裡享有著幸福對吧
在逐漸模糊的彼端所看到的神情
哭泣什麼的是十分可惜的喔 哭泣什麼的是十分可惜的喔

晚上听了很久的公告牌,不得不感慨黑人在音乐上的才华,完美的节奏掌控能力,一瞬间能让人全身上下都能跟着摇摆起来。英文歌我是一直很喜欢的,虽然英文歌也有很多舒缓悲伤的情歌,但是总觉得比起轻松明快为主的英文歌,我更喜欢日文歌里那种反复撕磨内心的滋味。听aiko的每首歌几乎都能勾起我心中对于过去的一段痛苦回忆,品味这种痛苦并非自虐,实在是因为对于那些忘记无力的事情,必须要以某种方式进行宽慰和排遣,这是无奈之举,却也是获得解脱的一种途径。人真正的快乐都源自于束缚和痛苦,可真是一种奇怪的动物。

近来总觉得把康德的话扩充一下,人既应该把自己当做目的看,同时也把自己当成手段看。能够如此坦荡的活着那就好了。
发了两天的传单,去推荐自己的感觉很微妙,努力的取得他人的好感,努力的尝试沟通和交流,希望别人可以看到自己的闪光点,尽管没人希望自己被其他人用功利的标准进行衡量比较一番,然后得出简单的认可或者否定的结论。但是说到底世界是功利的,道德是功利的。
虽说每个人都想被其他人认识到自己作为一个人,作为一个有血有肉有思想有尊严的个体的真正价值。但亦不能没有面对现实生活和功利社会的勇气。
换句话说我觉得对待社会,人不应该要求与抱怨太多,社会已经为人提供了太多。而人注定只能管理自己,那么改变社会的最好办法也就只有通过自己。
那么不管其他人如何看待自己,看不到自己的价值也好,过分的高估自己也罢。人都理应有一双时时刻刻冷静看待自己的双眼。谁丢失了这双眼睛,谁就把个人的价值迷失掉了。而沦为了为了生存或者满足欲望而混吃等死的平庸工具。
所以无论得到别人怎么看待和评价,人都应该要自己看得起自己,一定要自己把自己当做一回事,意识到自己和其他人的不同之处。这就是生命的尊严与意义。如果一个人都意识不到自己的存在是多么的不同,想必也无法自己将自己当成目的,无法去追求生活的自由,而注定只能把自己的生命当做追求其他事情的手段。
但我今天为什么想说人不只是目的,也应将自己看成手段呢。也许是我的理解不够深入,但我觉得生活的幸福,并不仅仅在于实现自己,实现了自己作为个体的目的。 而注定需要去在社会中寻求自我价值的证明,的确用自己的生命为手段去追求这件事是不自由的,但这份入世的不自由和不幸福,却可以换来更多的自由和幸福。想要理想的活在道德律的星空之下是不现实的,道德律只是提供了鉴别真正道德的法则,却无法穷尽人生的道理。

想要追求个人价值与社会价值的统一,难道仅仅是修身格物就可以做到了嘛?想必其中务必要牺牲很多,才能得到结果的和谐。这份牺牲虽说是不道德的,却是必须的。知行合一之所以难,不仅是因为懂得道理的人无法遵守道理,而是世界上的道理不只是一条,但人却只能选择一种行为方式。知与行之间本身就是存在无限大的距离的,是知割裂了行,而并非人无法践行知。道德把人看的太伟大,太美化了,或者说道德正是对人性太过失望,才提出了这么多高高在上的要求与束缚。真正的道德永远是人性可望不可即的标杆。人类渴望通过道德为手段来获得幸福,却永远无法达到绝对道德的终点。

我们根本就不可能道德的活着,仅仅为了生存就已经牺牲了太多,更何况是为了生存的更好?也许把道德看做了功利的对立面的思想是错的,因为道德本来就是功利的。所以真正的道德毋宁说是告诉了我们哪些东西如果可以,尽量不要舍弃。哪些东西的价值是不值得失去尊严去追求的,哪些东西又可以通过追求来得到更多的尊严。当人只是做自己无法得到社会的认可之时,一定程度的异化自己乃是必须。无法让每个人都做自己的社会也许是不道德的,却是无法改变的。
所以如何妥协呢?妥协到什么程度还能自己说服自己呢?这个问题的答案,本就是主观的。但大概就是每个人特殊性的体现吧。

一定要走到更高的层次上去,立下勇气和决心去开拓自己的人生

爱子酱 41岁 生日快乐
与你共享相同时空这件事 真是太好了
感谢上帝创造你的这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