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的雨

心情好,不妨再写一点。
之前觉得,人不应该是带着困惑来恋爱中寻找答案,而是知道自己的答案带着答案去寻找恋爱的对象的,否则误人误己。最近才意识到这种想法是错误的,首先永远都会有困惑。其次,爱情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如果真的等想明白再去谈恋爱,可能就和康德一样缓过神来,心爱的人已经远去了。况且,恋爱不是原地想就能想明白的,势必要去实践去做,在经历中体会和完善自己的认知。
最近觉得,我想错了。我的痛苦和挫折,不是因为没答案所以头疼,而是因为把恋爱和婚姻,以及成年人这三个关系没有搞清楚。因为,就算你再喜欢一个人,结婚也不是随随便便的一件事。
恋爱就是恋爱,遇到喜欢的人谈恋爱,如果合适则进入下一阶段结婚。没有人应该或者可以培养自己恋爱对象,成为一个结婚对象。对成年人来说,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了。明明知道对方的性格品质一开始就是那样,基本也会保持那样。却总觉得对方还可以更好,这样的想法会毁了恋爱,那么更不用说长久的在一起了。

随笔

好久没写lofter,甚至没打开。理由很简单,很多文章莫名其妙被封,让我对这个平台很失望。根本连申诉都懒得申诉。但是回头看看这个经营了三四年,存了三百多篇日记,承载着三四年情感到的抒发和有趣回忆的地方,依旧是有感情的。

学哲学两年以来,没看其他书。最近慢慢缓过来,可以接触进去各种文学历史和乱七八糟的文字了。也说明我对哲学的消化程度提高一些了吧。

鉴于自己最近记性越来越差了。读的书做一些记录,如果有人碰巧看到,说不定也会有些略微的启发。

亚里士多德在尼各马可伦理学第十章,论证沉思之所以是最完善的幸福的时候,给了六点理由。

首先,幸福是一种德性的实现活动,而沉思是人灵魂中最高贵 高等部分,努斯的实现活动。努斯最具神性。

第二,沉思比其他任何活动都最为连续,最为持久。

第三,幸福中必然包含快乐,亚里士多德认为,爱智慧的活动中的快乐纯净又持久,是所有活动中最令人快乐的。

第四,沉思包含最多的自足。只需要一个人一个脑袋就够了。公正节制等其他德性还需要依赖对象。

第五,沉思是唯一因自身之故而被喜欢的活动。是终极目的。

第六,沉思是闲暇的。亚里士多德很看重闲暇,作为别无目的 完全处于兴趣的活动。一定程度上也具备了因自身之故而被选择的性质。政治与战争等实践活动都不是闲暇的。

根据纳斯鲍姆的解读,亚里士多德的伦理学是人类中心主义的。然而,沉思的生活作为人灵魂中最具神性部分——努斯的实现活动,是超越了“人”的生活的。亚里士多德说,沉思的生活是比人的生活更好的生活。这与第一章的幸福观并不矛盾。邓安庆教授在无形而上学的伦理学之意义与限度一文中,也提出此观点,认为沉思的生活只有具备了属人的德性的人,才有机会追寻。因而是更高的追求。

其实,我认为,在亚里士多德看来,人作为一个可朽者,感性与理性的复合物,神与兽的混合体。只有将身上最好的部分,追求不朽的努斯发挥到最好,才是最幸福的。幸福一词(eudaimonia)本身就有受良善之神祝福的含义,亚里士多德更是说,智慧的人是神所最爱的,而这样的人可能就是最幸福的。神似乎会赐福于最崇拜努斯并且最使之荣耀的人。
虽然亚里士多德肯定了情感作为人的本质属性在人类道德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道德价值,但他依旧带有柏拉图主义的理智主义倾向。道德德性由于涉及感性,因而就混入了兽性,是与人的混合本性相关。这种混合的属性是完全属于人的。所以合这种德性的生活与幸福是低于合努斯的德性所追求的沉思生活的。

很多其他人觉得不重要的东西,我总是选择把他们背上来负重前行。然后连同他们舍弃的那份,都会一并压到我这里,增加我承担的重量。好比三个和尚挑水,另外两个人都觉得喝不喝水已经不重要了,此时出现的觉得喝水还是很重要的人,要一个人背三份水。我承担了很多的思考量,然后也会心里抱怨,如果别人也稍微考虑一下这些问题,其实我本不需要想的那么多,然后把事情搞的这么麻烦的。总想有时候如果试着去改变别人,会让一切变得更好一些。其实别人和你好的标准是根本不一样的,意义,方向感,都没法由我赋予给别人。无法以一项他人不在意的东西去打动他。其实是我的偏执,作茧自缚,我不愿意改变自己,又不想放弃关系,又无法改变他人。这么强的执念,难怪会失眠

好久没有在LOFTER 上写东西是因为觉得没有必要记录自己的心绪。况且这样的心绪也太多了,没有足够的精力和时间来记录。

哲学绝不是好玩,真正在思维里遇到哲学的人,生存的心态绝对无法轻盈,因为我们都背负着这沉重的肉身,生活在一个虚无的时代。真正关切意义问题的人,感受到意义的危机甚至无意义,是无法不焦虑无法不困惑。

如何才能获得意义,要超越,越去自身,越出经验的世界,达到本质。我以为唯有向着真善美进发,并以此为唯一的目的进行生存的修行。向着真善美的本质出发,进行一种身体力行的生存实践。这要求我们参与生活,然后超越生活,修养品德。朝闻道,夕死可矣大概就是这种感觉。

研究者的才智体现的地方,并不是在文章和著作中。最多也就是谋篇布局,以及研究问题的径路中可以看出一些与其他研究者的不同,不要想着文章写的和马克思一样语言辛辣形象,思想才华横溢。读者其实更想看的是,关于这个问题,哲学家们怎么说,其他哲学研究者们怎么说,而不是你怎么说。

自我在何方。责任到底应该如何承担。可能性如何转化为一种现实的力量。
希望辩论赛和篮球赛,可以有所承担。每天也都在砥砺中前进

来了长沙才觉得自己突然失去了过去的那种所谓的“诗意的栖居”的生活

闲言闲语几句话。
1 聪明的人不一定总是能做出最聪明的抉择。如果说这个抉择是以获取最大利益为标准的。自古以来就是如此。
2 一个一个屏蔽别人的朋友圈不看是一个最不舒服的,最虚伪最表面的过程。但是不得不这样,因为不想被恶心。
3 为何我感觉自己的内心是如此坚定,如此冷静,如此阳光,如此的成熟。但是却再也没有比此时更感觉到心灰意冷,懒散到连打字都不愿继续打了呢?
研究生以来看书变少,虽然接地气很多,以谦卑的姿态接触世界时,不知不觉又自满了。
积蓄能量,把人生的精力用到有意义的事情上去,不做自己反对自身的事。

看一个烂片就等于浪费了两个小时的生命啊,读一本烂书也是,和一个烂人打交道也是。
新的一年必将面临激烈的动荡,也是我走去壬午大运的第一年。我的内心会随着大运的变化带来怎样的变化呢。
只求父母家人健健康康,我自己将是毫不懦弱,不会迟疑的冲向前去的。

最近看了卢卡齐的历史与阶级意识,感觉很多思维上的东西有了新的变化。
人与人之间的彼此承认真的重要嘛?
别人怎么看自己真的重要嘛?
需要理由嘛,不需要嘛,不需要嘛,需要嘛,重要嘛,不重要嘛,哈哈
算了,人生中重要的事太多。说一个事情不重要,不是因为他能够有所替代,失去会甘心,只不过是还有其他很多重要的东西罢了,丢了西瓜继续往前去捡水果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