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的雨

人们感到痛苦的不是他们用笑声取代了思考,而是他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笑以及为什么不再思考。 赫胥黎 《美丽新世界》

诗说(二)

竹枝词 其一

刘禹锡

杨柳青青江水平,闻郎岸上踏歌声。

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

 《诗境浅说》:此首起二句,则以风韵摇曳见长。后二句言东西晴雨不同,以“晴”字借作“情”字,无情而有情,言郎踏歌之情费人猜想。双关巧语,妙手偶得之。

   

 正是杨柳青青江水平的时节,因此选了这首诗。因为读起来简易直白,朗朗上口,我觉得我不需要多说些什么,只是截取了一些很经典的评论。

一直都很喜欢这首诗的原因是,不知道为什么杨柳青青江水平,闻郎岸上踏歌声这两句诗竟然描绘的如此有画面感。让人仿佛一闭眼就可以身临其境的看到那个春心萌动的少女遇到她喜欢的人儿之时的情景。

爱情就是难以言说也难以持久的东西啊,当它正处在朦胧状态,正处在有情无情之间时,也许是最令人心动的吧?曾经相恋的人,最终反目成仇的自不必说,就是结成了夫妻的,日子亦大抵是趋向了平淡;“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情)却有晴(情)”,回想起来,真是缥缈如梦。

康德
人,实则一切有理性者,所以存在,是由于自身是个目的,并不是只供这个或者那个意志任意利用的工具。
因此,无论人的行为是对自己的或是对其他有理性者的,在他的一切行为上,总要把人认为是目的。
人是社会的目的,因而也就是社会的价值尺度,(我理解是因为通过判断是否达到目的,从而担当达到价值尺度的作用)是评价社会一切事物的价值标准而超越于社会一切事物的价值之上。
人是最高的价值或者尊严。
一个有价值的东西能被其他东西所替代,这是等价;与此相反,超越于一切价值之上,没有等价物可代替,才是尊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