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的雨

有想写一些什么的冲动,本来是想睡觉的,但是既然睡不着不如随便写写看吧。
研究生开学两个月多了,有很多和自己想的一样的,也有很多和自己想的不一样的。最想不到的一点就是,我竟然找到了女朋友,真正意义上的女朋友。那就从这里谈起。
暑假的时候老哥和老爸总是和我开玩笑说,你大学期间都没有好好的谈过一个恋爱,玩也没有玩到,学也没有学好,青春全都浪费了。他俩一个即将步入中老年,一个则要幸福的步入婚姻,他们站在自己的角度,希望我青春尚在之时主动的去制造一些回忆,这种好意,我是知道的。


他们希望我的人生更精彩一些,这本身是最好的祝愿和最善意的提醒。
并非建议我去放肆的恋爱,而是的确是因为人生太短。有时候错过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不是你的人生非要玩着度过,而是只有这一段时间,你可以去不问后果的玩。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没有人不是鼓励我学坏,而是不希望我的世界是一片虚无,回忆青春之时变为一片空白。或者说他们的意思是我本来就应该在坏一点的。但是天知道,我到底有多坏。我的世界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早就变成一片空白了。可能是因为从那天开始就是空白,所以才连简单的玩都做不到吧。


关于怎样使用青春,有一种说法是既然青春早晚都会结束,那么青春或者说生命,本就是用来挥霍的。
我一直对这种意见表示理解,可我觉得我不挥霍青春,不代表就浪费了青春。每个人选择度过青春的方式不一样。但与此同时,还有一条逻辑是如果我没有把全部精力用在奋斗,读书,上进。而是空余的时间里只是深陷自己的精神世界,每天什么都不做,这本身不就是对青春最大的浪费么?甚至可以说这样的生活方式某种意义上还不如挥霍式的利用人生了。如果狭义的把挥霍理解为追寻感官的刺激和肉体的快乐,我觉得我的青春并非一无所有。如果把挥霍定义为,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被条条框框所约束,我则从来没有走出过自己的内心。
所以当我和噜噜正式在一起的时候,我想起了老哥和老爸和我说的话的时候,还是颇为无奈的笑了。我怎么终究选择的还是这样。而不是和他们建议的那样选择追求现实中最简单最便捷的快乐。我会喜欢上噜噜这样的女孩,其实自己是不意外的,我从来都会喜欢她。让我惊讶的是在这样的一个时间点,我的青春即将归于虚无的时候,我竟还是躲不过这种真正想要的东西就在眼前即将展开时候的诱惑。


我把青春的使用理解为我利用这段人生仅有的美好时光,去追求一份最真心的感情。这种感情对我而言是最宝贵的。是真正的错过就不再也无法回头的。而我有选择追求她的权利,这就是我的自由。青春之如何使用,从来都不是单一价值观的。青春的要义在于自由的去做你想做的事,我庆幸自己有机会第一次走到了正确的使用青春的道路上(如果说我还有青春的话),而这一点第一个要感谢的就是噜噜,是她给了我这样一个类似起死回生的转机。
今年自三月以来,我就开始了在家闭关不见任何人的生活,这样单纯的生活,每天的心情,对自己来说是显而易见的。所以当我每晚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的时候,我想的是,我还这么年轻,有着这么好的头脑,有着这么多用不完的精力,如果不做一些什么实在是太浪费了。我想要有所作为,最起码能留下一些什么,不然实在是愧对来世上走一次。
有了这样的想法以后,我觉得对我来说实在是一种负担。制约我这类人发展的,其实不是什么情商智商和社会环境家庭背景,真正制约我的是我的性格。我太喜欢在自己的精神内部搏斗,每天为自己辩护又推翻,把太多精力耗费在思考上。这是个大缺点,我很清楚,但我意识到也许这个缺点也许可以利用在哲学上一些,因为爱思考本没有错,结果来了以后发现哲学的研究依旧是空洞的做学术,写论文,机械的。而真正爱哲学的人(除了我的导师和张院长,最敬仰的高老师)有着一个和自己的学识和能力所不符合的职称,而且现实中也是过的是极为痛苦和孤独的(但他快乐的层次相应也更高)。同学之间开玩笑说,你们看高君讲课,就能想到他的内心到底是有多孤独。所以我窥测一些他的内心世界以后,仿佛看到了一些未来的自己(当然无论才华和努力程度我都不如高君,我只是做到副教授应该都是自大的。而且高君本身过的并不差,只是在我看来不够好而已)
所以我想当我和青春关系的问题以22岁的这一年和噜噜在一起宣布和解以后,我和哲学的问题则可能很长一段时间都无法和解。我和高君的问题是无法轻易的和解的。
我们之间的关系进一步的去发展则是。
我和哲学的关系到底应该走到哪一步才算是有分寸呢?我想要做哲学工作者,还是哲学家呢?亦或是只把哲学当一个学历门槛,以后转投其他行业呢。我能不能真的耐得住寂寞去做学术呢?高君的幸福和痛苦,是我想要追求的嘛?还是说高君之所以成为高君,我之所以成为我,是我们无法选择的?
这是一个需要在研究生三年慢慢清晰出的答案,正如和解以后我的青春也依旧在进行,而并没有因噜噜的出现而结束一样。
那再次之前不如先试着去做好一个哲学学习者的事情吧。
最近脑子里其实一直想着村上春树的书,其实之前也是想的,但是最近则考虑的更多。
我对直子,岛本这样的人物一直以来有着过多的执着。但今天有些相通,一个健康发展的人生,是不应该出现直子和岛本的。我们渴望岛本是渴望着虚无,渴望直子是渴望着有一种羁绊引导着我们走向毁灭。我的青春里没有岛本式的人物出现,不是一种遗憾,而实则是一种幸运。我们当然可以解读说,初的世界根本就是一片荒漠。这是注定的,因此他去寻求岛本,所以寻求到了。与岛本的交集则进一步让他的世界荒漠化。但其实又何尝不是可以理解为,如果没有岛本的来了又走,初就算本质上是沙漠,却永远无法发展为沙漠呢?
如果没有直子,就和绿子好好的生活下去的人生,难道不就是最幸福的嘛?我曾太沉迷于固定的角色,总想在现实中去寻找一个自己的直子,仿佛有了直子可以证明自己的世界不是沙漠,有了直子自己就有了羁绊和青春,哪怕这种回忆是一个直子一般的人,所带给我们毁灭性的。
实际上现实中我们从来都不缺乏小说女主角般,乘着旋风冲进来,以绝对强势的姿态进场的那个人。这个人是如此的鲜活,如此的充满了生命力,她出现的时机,她的语音语气,一颦一笑,都昭示了自己就是为了赋予你意义和改变你的人生轨迹而出现的。就是那个你人生故事中被上帝所书写好的转折点。
她的这种历史使命是不需要你去思考,通过鼻子判断空气中的湿度就可以感受到的。
那么这样来说,这个世界上从来都不缺少直子和绿子,而是缺少相信她就是会毁灭或是重生自己的那个人的渡边。
相信的那一刻就是青春的开始,也是自由的开始。这份自由被某种东西牢牢的束缚住,束缚在原地,绑在柱子上一步不能动。但它竟然是那么的自由,我把这种自由理解为自愿的画地为牢。就好像被宙斯捆绑在悬崖上的普罗米修斯一样,这份惩罚看似是他被迫受的,实际上则是他自己所选择的。而这就是自由的。




那么我并非不可以继续去追寻,而是我愿意放下去追寻的脚步,而满意于止步于此了。
就这样就可以,就很好了,就是最好了。
无论是对哲学(事业)还是和青春(爱情)来说,我都期待有一天能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而现在看来有两者中的一项,我应该已经达到了。
这大概就是我写了这么多想表达的(手机里选了半天图,竟然找了一个一脸臭汗的自拍,可见对于从来不发自拍的我来说,今天的这次更新是一次非同寻常的了)

评论(5)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