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的雨

康德把形而上学比作一切科学的女王,亚里士多德说哲学是为了追求纯粹知,是自由之学,所以一直以来我把哲学看的很高尚,因感受到了哲学的神圣性,才愿意把自己的时间和青春投入其中。
在上高老师的马哲课的过程中,他把哲学拉下神坛,对我造成了很大的冲击,是否哲学一定要经世致用才具有价值和意义,否则就还不如回家自己研究棋谱。艺术家的艺术品也许在当世不一定会被大众意识到其价值,但一种哲学思想如果在当世不能流行,是否真的就变成了学而无用的屠龙之术呢?
在与各种各样的名师接触的过程中,让我不停的思考,学哲学到底是带给人快乐还是痛苦(当然人生的一切事物都是苦乐参半),我们到底应该如同向老师说的,带着一个快乐轻松的心态,去努力的驾驭哲学,把哲学变成工具和手段,来使得自己的人生通过学习哲学而收获了一种智慧,最终获得设计人生的能力,来使自己生活的更加幸福。还是把追求真理本身当做目的,为了追求思辨的清晰,而甘愿深陷于精神的海洋中,甚至将自己的处境彻底牢狱化,沉浸在痛苦和沉思之中去生活。
分享一些高老师的朋友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