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的雨

随着第五部JOJO的结束,我考博的第一个准备周期也基本结束了。回想起半年前初见义天老师之后的失落,和七月份应对材料审核前的绝望。其实也是五味杂陈的。
其实我清楚自己本来是个因为贪玩放纵被毁掉的学生。后来机缘巧合来了师大,成为了文老师的学生,并且遇到了余露老师和高老师这样的好老师。我的心才复活了。在他们的培养和鼓励下 我才意识到了自己能做些什么 和应该做些什么。要考清华复旦这样的名校,放在以前我是根本不会想,也不敢想的。而现在机会在我面前了,看似遥远 却又触手可及。
其实考名校根本不属于我的人生计划之中,它本不可能属于我这样的人。也不会是我的梦想什么的。但是现在,我本人确实因为这样一个明确的目标改变了。

真正重要的在于过程,结果当然也重要。非常重要。但是如果没有这些过程,结果就变得空洞而不可理喻。在这个过程中,我忍耐,争取,同时慢慢的不再被最后的结果所束缚。无论接下来的考核如何,都发自内心感谢支持我的父母还有辛苦培育和帮助我的老师。
只要还没毕业 我尽力而为的心态都不会动摇。希望可以成就自己,回报你们。有一天也成为和你们一样让人尊敬和敬佩的人。

我可是要成为众人仰视和尊重的人的,一两个人理不理解算得了什么。

心情好,不妨再写一点。
之前觉得,人不应该是带着困惑来恋爱中寻找答案,而是知道自己的答案带着答案去寻找恋爱的对象的,否则误人误己。最近才意识到这种想法是错误的,首先永远都会有困惑。其次,爱情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如果真的等想明白再去谈恋爱,可能就和康德一样缓过神来,心爱的人已经远去了。况且,恋爱不是原地想就能想明白的,势必要去实践去做,在经历中体会和完善自己的认知。
最近觉得,我想错了。我的痛苦和挫折,不是因为没答案所以头疼,而是因为把恋爱和婚姻,以及成年人这三个关系没有搞清楚。因为,就算你再喜欢一个人,结婚也不是随随便便的一件事。
恋爱就是恋爱,遇到喜欢的人谈恋爱,如果合适则进入下一阶段结婚。没有人应该或者可以培养自己恋爱对象,成为一个结婚对象。对成年人来说,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了。明明知道对方的性格品质一开始就是那样,基本也会保持那样。却总觉得对方还可以更好,这样的想法会毁了恋爱,那么更不用说长久的在一起了。

随笔

好久没写lofter,甚至没打开。理由很简单,很多文章莫名其妙被封,让我对这个平台很失望。根本连申诉都懒得申诉。但是回头看看这个经营了三四年,存了三百多篇日记,承载着三四年情感到的抒发和有趣回忆的地方,依旧是有感情的。

学哲学两年以来,没看其他书。最近慢慢缓过来,可以接触进去各种文学历史和乱七八糟的文字了。也说明我对哲学的消化程度提高一些了吧。

鉴于自己最近记性越来越差了。读的书做一些记录,如果有人碰巧看到,说不定也会有些略微的启发。

亚里士多德在尼各马可伦理学第十章,论证沉思之所以是最完善的幸福的时候,给了六点理由。

首先,幸福是一种德性的实现活动,而沉思是人灵魂中最高贵 高等部分,努斯的实现活动。努斯最具神性。

第二,沉思比其他任何活动都最为连续,最为持久。

第三,幸福中必然包含快乐,亚里士多德认为,爱智慧的活动中的快乐纯净又持久,是所有活动中最令人快乐的。

第四,沉思包含最多的自足。只需要一个人一个脑袋就够了。公正节制等其他德性还需要依赖对象。

第五,沉思是唯一因自身之故而被喜欢的活动。是终极目的。

第六,沉思是闲暇的。亚里士多德很看重闲暇,作为别无目的 完全处于兴趣的活动。一定程度上也具备了因自身之故而被选择的性质。政治与战争等实践活动都不是闲暇的。

根据纳斯鲍姆的解读,亚里士多德的伦理学是人类中心主义的。然而,沉思的生活作为人灵魂中最具神性部分——努斯的实现活动,是超越了“人”的生活的。亚里士多德说,沉思的生活是比人的生活更好的生活。这与第一章的幸福观并不矛盾。邓安庆教授在无形而上学的伦理学之意义与限度一文中,也提出此观点,认为沉思的生活只有具备了属人的德性的人,才有机会追寻。因而是更高的追求。

其实,我认为,在亚里士多德看来,人作为一个可朽者,感性与理性的复合物,神与兽的混合体。只有将身上最好的部分,追求不朽的努斯发挥到最好,才是最幸福的。幸福一词(eudaimonia)本身就有受良善之神祝福的含义,亚里士多德更是说,智慧的人是神所最爱的,而这样的人可能就是最幸福的。神似乎会赐福于最崇拜努斯并且最使之荣耀的人。
虽然亚里士多德肯定了情感作为人的本质属性在人类道德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道德价值,但他依旧带有柏拉图主义的理智主义倾向。道德德性由于涉及感性,因而就混入了兽性,是与人的混合本性相关。这种混合的属性是完全属于人的。所以合这种德性的生活与幸福是低于合努斯的德性所追求的沉思生活的。

心里难受。加油

亚里士多德通过讲述一个故事来结束他对生物学研究者的呼吁。他告诉他们,有些前来访问赫拉克里特的人,希望能被引荐给这位哲学家。当他们到他家时,看见这位伟人坐在厨房里,在火炉边上取暖。他们大概有点诧异。(大概他们本来指望发现他在凝视天体,或者在反思中陷入困惑——也就是说,发现他在做任何事情,但唯独不是在从事日常活动)赫拉克里特对他们说道:请进,请不要害怕,这里也有诸神。


《论动物的各个部分》 656a19-23


两年前的暑假 大学毕业 得知自己可以念研究生以后雄心满满。每天晚上思绪纷飞,最后只确定了一件事。我这么年轻 有这么好的头脑 智慧。一定要用来做点什么。做点什么真正有意义的事情。不是建功立业,扬名天下。而是使得自己人生不虚度,过一个值得一过的人生。如果用康德话来解释 就是有天赋的人不去实现 荒废了是不负责任的表现。
两年后的今天 我努力的读书 念研究生 遇到了几个好老师 走到了一条通往真理的正路之上。但无奈 哲学的女王地位早如康德而言陨落了。世人无文化 无品德 无修养 学界不尊重真正的知识 不尊重真理。做这一行的 真心把哲学当哲学而对待的人 内心还有良知和智慧的人 某种意义上都是可怜的人  会被看成只会讲大道理 研究没有答案的问题 奇怪的人。博士有没有机会念下去 念下去又将走向一条什么样的路 不知道。但怎能退缩。我心情依旧如两年前一样雄心勃勃。我这么有天赋 从小读书思考  训练了这么多年 如果不把这份天赐的才能用来做点什么。活着还不如死了。
要加油 要上进。锻炼柔软的意志和心性。哪怕仅仅孤芳自赏。也要成为更优秀的我自己。

看完亚里士多德的书 在看康德。绕来绕去 对理性如此中二。还好我学康德学的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