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的雨

最近很难静下心来看书,但稍微静下心来看一点,就总归是有收获的。

翻开《爱玛》没有几页,就想到了之前看简奥斯丁时留下的印象。结合最近的一些婚恋有关的经历,一下子变得清晰了。

我怎么能够失去一种批评的视角呢,怎么能够因为有些人是我们生活中亲密的人,而就失去了理智的评价其人的视角呢。

依据我所信奉的哲学,大多数人的道德品质都是很不够好的。我们都可以像简奥斯丁一样,幽默又辛辣的去讽刺那些不够好的人,而这些人可能就在我们身边,在我们每个人的家庭之中。

如果没有这样批判的视角,不知不觉人也会被同化、改变吧。


随笔

好久没有在这里写东西啦。事实上朋友圈也没有以前那样爱写东西了。

可能是没有以前感性了吧。

突然想打开写点什么是因为突然想在这里随便写几句,关于人到底是如何成长的,或者说是因为什么成长的?

哇,在lofter写东西还蛮爽的,可以很快很快的随着意识码字,不用太考虑逻辑,斟酌用词,语言的准确性。只要是自己的表达就可以了呢。

刚刚突然想翻开去年买的简奥斯丁全集看看。一共五本,一年多的时间间歇着看完其中两本了。现在想看看《理智与情感》

想起当时买这套书的时候,一个是因为麦金泰尔大力推荐,认为奥斯丁是英美世界美德传统的一个重要的研究人物。另一个原因是因为,很想看看世界上最著名的爱情小说作家,是如何谈爱情的呀。

看书是希望自己能变得深刻。但想想,自己也算极为认真的看完其中的两本了。我的爱情观。我自己。有变得更深刻了吗?有成长了吗?

貌似有,也貌似没有。说不好。

到底如何会促使一个人成长呢?

读哲学书,让我更深刻了吗?我不确定。那么多浅显的人读哲学,读书并不代表什么。

是深刻的人自然而然的选择哲学,因而实现了自己的潜能吗?

好像也不是。仔细想想,不知不觉,自己读哲学的这三年多来,确实理智收获了极大的成长。

今天洗澡听aiko我最喜欢的一首歌的时候,突然发现有点没那个味了。

我还是好喜欢aiko,我好确定我还喜欢她。

但现在的我好理智,好冷静。听她的歌失去了那个情境一样。

想想大学会喜欢aiko正是因为那个时候处于人生中的逆境吧。而逆境让脆弱的人感性,在感性的浮沉中,我也的确有了些许的成长。感性是可以自我安慰和欺骗的。

哎,累啦。下次再写吧!


一次次经历过来,越来越清楚自己需要什么。还是那句话,我讨厌叶公好龙的人,很多人自以为怎么样,其实在别人眼里简直比幼儿园的学生还幼稚。

很好这样。


亚里士多德真的是宝藏


我的世界除了哲学还有什么。我还可以相信什么


可以但没必要,是一种多么无奈多么平庸的生活态度。但无奈,越来越多事情沦落至此。

回忆各种各样的事,我想不断追寻比下结论是更可取的。不要急于下结论。要寻找,有目的的去


真实并非总是可以战胜虚假,但是向往真实的意志是无法被消灭的。

吃早饭的时候想起了各种事情,有感。


每次看到这栋楼时
都感觉是一种令人怀念的场景
空洞的平台
奇特的造型
一切的一切
沉默的伫立着
诉说着它的过往
也曾辉煌 也曾繁华
但如今
终于无人问津
也许它将保持这种寂寞很久很久
但也许只是在等待着什么
找回它还从不曾见过的东西

“当我们相遇时
什么也不用做
只要肩并肩坐着
一切就已很美好”

太心疼了


女人想要的 男人提供不了 她们就会离开你。这是这个世界上再简单不过的道理。

我想我绝非很多人认为的那样无情之人。

只不过有些事情上,理性一定要胜过感性。

爱上一个人当然不需要理由 但是对我来说爱需要理由。如果这辈子最终证明我对爱的理解错了。那也没办法。因为世人之爱大体如此。我虽然不够深情,但也绝不比那些自认为深情之人寡义。其实我只是聪明吧 看的太透彻了。我恨那些叶公好龙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