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的雨

深夜玩味自己的内心,总觉得有难以言喻的滋味在其中。也并非没有经历过愉快的异性关系,可是迄今为止,令我唯一留存有念想的那段交往,我也清楚的明白她能够令我笑,与失去笑容的真正原因。
可不管怎么说,她就是这样可爱的存在啊。
人反正就是么一回事了,能够学会知足,能够勇敢,能够学会不自私,那可就算不上人了。所以不必高看自己太多,不然就成了傲慢了。
今天试着给伟大这两个字下一个定义,到底什么样的东西可以称之为伟大,所谓伟大的事情就是一般人做不到的事情。伟大的反义词就是普通和平凡。尽管有一种看法认为,平凡中孕育着某种伟大的事物(的确如此),不过实话实说,大多数种类的伟大,都是与你我的生活毫无关联的。
爱就是一个伟大的事,爱情也是,伟大的事令人憧憬,一直以来我们都只是远远的看,看着看着急了自己也想上阵操练操练,可后来我们都发现,想要谈情说爱,自己根本不是那块料。
想想好笑,小伙子自己还没有给自己摆弄明白,还想去弄明白女孩子是多么的天真无邪。终于有些弄明白了女孩子却发现并不能改变她们的我,第一次体会到了人生的无奈和苦涩。
再后来发现根本就没有必要弄的那么明白,因为很多不如你明白的人过的都比你逍遥快活,你告诉自己他们的笑容都不是真的,可后来你觉得,其实那就是真的。人生的意义就在于开心,不求寻的到一份清楚明白,只要能让自己可以笑着活下去即可。
比起开心,那份该死的痛苦就好像是人生的蚊子,夜深人静之时总是会跑出来兴风作浪。我尽量让自己不去讨厌这只蚊子,而尝试着与他为友,甚至在无聊的时候偶尔放出来让他品尝一下我的鲜血,再一次带给我一些新的疼痛,好提醒自己不要忘记眼前这份笑容的代价是什么,为了无论何时何地都保持微笑,自己所牺牲掉的又是什么。这只蚊子把我所有的想念和回忆都承载在其中。因为那些所牺牲掉的,再也无法去找寻和追忆的事情,的的确确都很重要。

当一个人没有固定寄托的时候,自己的精神世界就完全变成了由心情控制。
到了夏天身上总是湿湿的,真难受。不过我并不讨厌夏天,因为燥热以后总有凉爽的时间。就和冬天虽然寒冷,可就在这份寒冷中才能更真实的感受到温暖。

人们感到痛苦的不是他们用笑声取代了思考,而是他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笑以及为什么不再思考。 赫胥黎 《美丽新世界》

闻香识人越想越有道理,看一个人所喜欢的事物,大概就能看出一个人的背景,经历,性格,品味,智商和价值观。喜好没有高低之分,但人却是三教九流,参差不齐。
近几天细思极恐,以前觉得人和人可以和而不同,求同存异,互相理解为好。现在觉得不同就是不同,试图与不同轨迹运行的同类去寻求共识,只会降低人生效率,影响自己心情。人与人的交往有时候很简单,如非工作,有时只需要尽可能的彼此远离即可。

有时候觉得感情用事完全是因为理性不够,但换句话来说,理性所够不到的地方,也只能用感性来解决。
每一次每一次,总是所谓的凭感觉,感性的开始,理性的结束。这样的经历多了男人会被说是拔吊无情,女人会被说是婊子无义吧。
不知道认真的以理性喜欢上一个人,开始一段感情,会是什么样的结局呢。还是说过于理性是无法喜欢上一个人的,而只能喜欢上这个人所具备的条件。
不过再反问一下,喜欢上一个人的条件不也是喜欢这个人本身么?况且比起一个人难以捉摸,变化不断的所谓真正的自我,外在的条件更加的直观,稳定,令人安心。
大学快毕业了,这四年所接触的人与事曾带给我很多思考和感动,当然也有心碎和失望。
曾经仰慕过光彩照人的类型,后来也尝试过对彼此来说都独一无二的普通人之间的交往,然而遗憾的是尽管各种各样的机会都摆在面前,还是被我一个一个最终都否认掉了,人的眼光在向前发展,但无可奈何的事,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所接触到优秀的异性的概率已经越来越小了。
那个优秀的,认真的,可以激励自己也可以安慰自己的,理想中的彼女,并不是不存在,不过是在我们的生活里不存在罢了。
曾经带着这样的心情,我断绝了与大部分异性的交往。既然一眼就能看出不是我理想的类型,为何还要再浪费时间呢。殊不知因为一点不给周围的人机会,自己的机会也因而错失了。
研究生马上开始的生活,想要再一次的重新开始,带着认真和谦虚的心情,抱着一点点的期待去与周围的人接触。不知道这次的三年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呢?

应该是在图书馆所看的最后一本书了。能够以这个故事,来作为大学时代一连串故事的结尾,我是心怀感激的。
渡边淳一的书写的并不消极,可每次看完都让人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永远处的事物,正是因为不能永远处于永远处,才真正的具备了价值,否则永远处的事物与我又有什么关系呢?所以宽慰自己不以事物的终结而悲伤,万物也许在终结的一瞬间才能达到最高峰。

学生的作文。看着和我一样吃了卷面不好看的亏,虽然说这篇文章主题和中心不是很明确,但是也绝对不至于才得了三十分吧?
判卷老师不负责,评分制度僵硬呆板,现在的学生头脑如果不能灵活一些,想要应付考试好辛苦。

与此同时的另一个矛盾是,无论精神上达到什么样的层次,男女之间终究要回归实际的生活当中,只高高在上的讨论自己的价值观和理想却在生活中无所作为的,无论是男人和女人,到最后都只会让人厌恶。
一直以来男人所需要的不只是一个梦寐以求的永远处的女性,还包括一个随时肯为他下厨房的母亲似的角色。
这两种爱都是金钱所交易不到的,得其一者想必是最幸福的人生,而得其二者,说不定反而更痛苦。
因为幼稚的男人总是想把梦中的情人拉到现实中,可是现实中的人又哪里谈得上一丝神秘和美好呢。

听歌时候突然脑洞大开,网易云上统计我一共听过四千多首歌,然而四千首歌里自己频道听的不过百首,有些喜欢的歌不翻翻列表平时还真想不起来。
古代皇帝有三千多老婆,但在这三千人里,偶尔能见到皇上面的也就几十人,得宠的不过几名,而皇后只有一个。
所谓人生就是我们会遇到很多类型可爱的歌曲,选择的自由也是有的,可是遗憾的是就算你手里握着播放器,也不过只能在有限的时间里欣赏有限的歌曲罢了。
所以“花心”不“花心”都好,尽管和村上春树之前形容的那样,任何人都可能同时喜欢着飞鸟和游鱼,但说到底人的心和精神都只能钟情在极少部分的事物上。
而对我来说符合我特质的这个极少部分就是柳井爱子。
时常问自己如果没有aiko可听内心大概会枯萎掉吧?到后来渐渐产生恐惧,担心如果有一天自己变得连她的歌都听不进去了,那会是一个什么样可怕的自己呢。

也许就是那种内心最重要的一部分死掉,或者说变成了自己最不想成为的那种人的感觉吧。
现在渐渐明白任何事物也好,人心也好,都会有一个固定的枯萎的时刻。而真的到达了那一临界点的人,内心是不再存在任何遗憾的。我们一条路往前走,不想去回头,若回忆对我们没有好处,则不想去回忆。因为负担不起,就将能丢弃的都丢弃了。为了过的更好一些,能牺牲的就都牺牲了。一样人人都找不到的事物,我也找不到,心也不再有什么波澜了。虽不能至,为何还要心向往之呢?
令人清楚的是,自己甚至已经不再需要之前那些所看重的东西了,就好像长年在沙漠里成长的仙人掌,还需要雨露这样多余的东西干嘛呢?

不断的舍弃,失去梦想,失去眼泪,失去朋友,却换来了平静的内心,换来了自然的笑容。

对自己说我现在所做的一切全都心安理得了,因为我并没有把自己当做谁来看,我就是我,就是这样的时而低劣时而高尚。把自己当做手段和工具的人生,也许就是所谓平凡人的一生吧。

在不断长大的过程中,我们不敢再纵容自己去变得脆弱。不能做到会怎么样呢,仿佛这是不应该去思考的事情。
也不想变得更加感性了,不想让自己变成那种除了会感动,会流泪,却什么都无法改变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