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的雨

人性的邪恶和低劣总是一次一次刷新我的世界观,出淤泥而不染真的可能做到吗?有必要做到吗。有时候真的觉得,既然自己没有那么好,不如干脆比谁都坏。

想起了复试的时候认识到的一些学哲学的同学,看到有些人侃侃而谈的样子让我心中产生了疑问,学习哲学是否鼓励侃侃而谈。
哲学是一个严肃的事情,哲学或者说智慧,绝对不意味着侃侃而谈,实际上往往侃侃而谈的人,都是一知半解的人。但也不排除真的有人的才华可以滔滔不绝的特殊情况。
总得来说性格也好,经验也好,让我觉得一个人真正的自我,是应该隐藏于深处,而不能轻易示之于众的。
哲学也好,自我也好,是如此复杂晦涩的事物,怎么能一句两句就说的明白呢。如果因为自己表达的方式不清而被很误解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吧。
纠结的是,虽然我理解的,自我存在的价值不应该是被他人所理解,而是留存于自己内心的。但是自我也好,哲学也好,绝对不能成为一样位于空中楼阁,神秘而高傲的事物。
我们应该被他人了解,哲学的讨论也应该被鼓励,哲学的思路不辩不明。所以封闭自我,顾影自怜的玩味自我,和闷着头自己搞学问,也是错误的。综合两种情况,要是能用一种更严肃,更谦虚的态度去进行这两件事。那就好了。

最近爆炸喜欢深海冷蔵库这首歌
彼女作为aiko巅峰期的代表专辑,这首歌在整个专辑里,也具有非常独特的意义。
一直很在意自己喜欢的歌排名这种东西吧。

突然有点困了。。。改天再写吧
结论是,真的喜欢一个事物,是应该有这种不可阻挡的势头的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东西,食之无味,弃之呢?并不可惜!
一直以来之所以犹犹豫豫的没有弃掉,不是因为看不透,想不通,而是总是被那个自以为道德水平高尚的自己束缚住。告诉自己,别人不仁,但我不能不义。做事情不能太绝情,而实际上这样的想法是非常傲慢且愚蠢的。仁至义尽就是这样的一个糟糕透顶的词汇,何为仁至义尽?仁与义本来就是无尽头的。但是仁与义只能用在可以与之分享的人身上的,对于不讲仁义的人,你也要用相同的方式,甚至更极端的方式去回应他们。
基督徒的那种打了左脸,伸出右脸的方式,是一种违背于人本性永远不可能达到的状态。
正是因为你在乎那些别人根本不在乎的东西,才会被他们拿这些当做弱点来一次又一次的伤害你。这世界上还有这样一群把其他人的善良,当做自己作恶资本的人更可恶的人么?
终于一刀两断了,我的内心无比平静,感觉自己又成长了一些。

睡不着觉,听着床下的echo做梦舔舌头的声音真是太可爱了。估计他是,梦到吃东西了吧?真是一个幸福的家伙啊。
祝愿他能和咪咪一起开心健康的多在家里陪爸爸妈妈几年,然后能有一天陪姥姥一起走,那就算是最圆满的结局了吧。
人,面对生活中习以为常的幸福感,当你突然意识到这些平凡的东西是多么的不平凡的时候,有时候会产生一种患得患失的心理,因为现在就已经是巅峰了,所以继续下去可能只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沉浸在巨大的幸福感和危机感之中,反而不知道应该期待一些什么了。
但是不管怎么样,此时此刻听着echo呼噜声准备入睡的我是幸福的,而这份幸福亦是真实的。
面对真实的人生,即使知道接下来的几年,或者更久的时间内,也许会迎来个人的低谷,甚至家庭的败运。但是依旧有走下去的勇气。


已经忘了单相思是什么感觉,以前看人都觉得闪闪发光,现在看人感觉大家都一样。质问自己是不是因为自己变得很暗淡了,所以看别人也暗淡呢?后来发现不是。因为自己从那天起就没有亮晶晶过,觉得都一样只是因为对人性的了解比较多了,看的更透彻了。如同村上春树的那句话,我逐渐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曾给他人带来了多么严重的伤害,自己这个人从本质上也是可以作恶的,因为对自己的劣根性认识的更清楚了,对之前很多认为还不如自己的人就认识的更清楚了。那如果人和人本质上都一样,那么朋友也好,恋人也好应该如何选择呢
大学喜欢看渡边淳一的书,就是觉得他把男欢女爱扒了皮的来解释,又穿上了一层薄薄的衣服来遮掩。让人琢磨不透,却又回味无穷。有些他的小说讲出来剧情其实很简单,就是一个中年经理酒吧认识了一个女大学生,然后从恋爱到分手的一系列故事。但是不得不说写感情的很多,可他的小说读起来就是好看,能让人明白他是为什么喜欢她的,她又因为什么选择和他在一起。
人的感情是夹杂了很多很复杂的东西的,很多时候我自己都弄不清楚,不愿意,不想和不能之间的具体差别在哪里。
我也不觉得有人能弄清。
到底自己是没有爱人的能力,还是不愿意接受别人的爱,还是不想爱一个自己能看透的人呢。

Aka
你是怎樣看待我這個人呢
每天我都因此感到惴惴不安
今天我也會開心地過活 而該如何斟酌也掌握在你手中
即使也有相距遙遠而見不上面的時候 為了讓一切都順順利利的
不管聽到怎樣的謠言都希望你不要離我遠去
無法老實的說出口 自己也沒辦法消去
雖然我總是這樣 因為一點小事就失落而提不起勁
這當下的世界就在眼前拓展開來 你和我都在這裡享有著幸福對吧
在逐漸模糊的彼端所看到的神情
哭泣什麼的是十分可惜的喔 哭泣什麼的是十分可惜的喔
今晚或許是無法入眠的也說不定 因為我一直都不想要離開呢
雖然不論是在夢裡還是黑暗裡都想與你在一起 不過萬一不行的話該怎麼辦呢
被你看透的內心盡頭 會有著怎樣的氣味呢?
就連未知的地方你也已經瞭解了對吧
這當下的世界就在眼前拓展開來
你的那雙眼眸就是真正生存著的證明沒錯吧
輕輕撫上的雙頰 變得紅潤
哭泣什麼的是十分可惜的喔 哭泣什麼的是十分可惜的喔
在吵雜的人群當中 緊緊相依的兩人手也相繫著
用比起「我愛你」還要有力的指頭牽引住彼此
這當下的世界就在眼前拓展開來 你和我都在這裡享有著幸福對吧
在逐漸模糊的彼端所看到的神情
哭泣什麼的是十分可惜的喔 哭泣什麼的是十分可惜的喔

竞技从来成王败寇,只要输了,就是输了,没有借口。但是败者并非一文不值,如果败者尽力拼搏了,败了也是英雄。
邹这次的失败无论说败给了年龄,还是准备不充分战术有问题也好,总归是败了。微博上下对他这么宽容实在令我意想不到,别忘了几年前刘翔因为场外因素,跟腱断了比不了赛而失败的时候是怎么被大家喷成狗的。
我们作为外行人,其实只是看一个热闹,为什么赛前一听说日本人要挨打就兴奋的不行,赛后一听说中国拳王败了就出来仓促的扣上了英雄可敬的帽子?不就是打了一场拳击么。邹的确是英雄,但是是对于奥运会夺冠而言的。就这场比赛而言,邹如果做好了失败的准备,和他说的那样为了扩大拳击的影响力而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为什么还要赛前说要4个回合ko对手的大话呢?还是说邹已经太了解国民的情绪,知道无论输赢这场比赛都将是一场商业上的胜利呢?
对比刘翔的悲剧,国民的宽容和智商真的进步的这么快么?
还是说只是比以前更盲目更容易被煽动了呢?
一个拳击比赛而已,输给的对手是不是日本人,有这么重要么。我觉得中国人对于日本人的恨有时候不能用一句历史遗留问题来解释,是不是归根结底还是民族自信心不够?如果内心真的有足够的底气去正视甚至俯视日本这个民族,那么赢一场还是输一场拳击比赛又有什么关系呢?
民族情绪有时候真的是一个很可怕的东西。
邹36岁还再打比赛可敬,妄自推断他的动机,只是我习惯的怀疑精神。比起比赛的输赢,更值得思考的是我们应该如何的去爱国,如何少一些民族情绪,多一些独立思考。
一场这样性质的比赛,民族英雄的帽子,我想还是别乱扣了。

经常去老哥家住,他妈妈买瓷砖的事又帮了我们很大的忙。一直以为老哥的妈妈对我印象是不错的,事实阿姨也是挺喜欢我的,但是聊天时她却说了这样一句话,觉得我性格和女孩子一样
再重复一遍,女孩子的性格。
关于这件事我心里是这样看待的。
首先和大多数的男生不一样,不代表女孩子的性格。尤其是和大多数的北方男生性格不一样。
老哥说我大学四年去上海以后变了很多,变的像上海人了。这里的上海人是贬义=独和墨迹
有一次我俩一起打滴滴,可能是定位的五星级酒店。等车的时候司机还没到就点了接到乘客,等真的接到我们的时候已经空走了一块多了。我上车以后问他为什么没接到人就开始走钱,司机找了一些借口。我俩就心平气和的理论了几句。
这个时候他就觉得我因为一块钱和别人理论很上海人,很墨迹。
可事实是比起一块钱,没有接到乘客就开始收费这种事情更让人气愤吧,受到了不公正的对待,应该提出来吧。
这个时候又想起来了一句三哥不经意提出的一句,觉得我有时候头脑不够灵活,太较真。
事实的确如此。有些时候另一些亲人和朋友对我的评价则是,太老实,有时候傻乎乎的。
其实真正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以前头脑灵活的很,也坏的很,从小就是一个欺负别人的孩子。。。在小学初中高中的眼里,我其实是机灵和调皮的代名词。
我之所以现在为什么变成这样,我觉得很大程度是因为一种不愿意和拒绝的态度。年龄的增长让我内心产生了一种傲慢的情绪,如果有不喜欢的东西,不愿意去配合。
当然我也没有真的吃过固执的亏,因为我能分清何时和垃圾人较真是对自己没有好处的,何时和领导老师爸妈不能较真(没办法谁让你是他们下级)
但是对于无法强迫我的人,为什么我要惯着他们,配合他们,和他们产生交集和接触呢?
其实我觉得阿姨说的没错啊,我有点女生的性格。好比我喜欢的东西,aiko的歌,喜欢一个人静坐和独处,喜欢看各种文学作品,喜欢分析自己和他人的相处方式,我和别人之间的距离。这些东西都应该是女孩子喜欢的吧。
可是悲哀的就在于,现在大多数中国的女孩子听不进去也好,听不懂也好,舍弃了也好,她们不再需要听aiko歌曲中的世界观,也不再需要通过思考村上春树这种缓慢的方式,来度过自己的青春。最后反而我一些普通的喜好,变成不正常的生活方式了。
到底是谁不正常我们不去讨论,但我不觉得一个男生一定要像他们说的那样去生活,才算有意义。才算有男子汉的气概。
这篇文章感觉是开LOFTER 以来逻辑最混乱的一篇,也是比较差的一篇。
因为我根本就不想写出来,但是却还是想要写一写以确认自己和他人的不同。
没有人的大学是虚度的,没有去夜店,没有交往更多的朋友,并不就代表虚度了。。
认为青春应该及时行乐的人很愚蠢,认为男孩就应该四面八方的所谓出去见世面,那是传统的北方人的思维,实际上没有必要的社交除了浪费时间精力,还有什么多余的意义。。
因为很少听到他人对自己的评价,所以每次别人和我说些什么我都是认真的听的。我曾尝试不被他们干扰的去过自己的人生,现在觉得如果把来自,他人的误解想清楚。那么自己现在是什么样子,以后是什么样子,应该是更坚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