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的雨

这次更新LOFTER与平时有所不同,算是一个特别篇。所谓不同之处大概有三处。其一这是来师大以后写的第一篇长篇的随笔,之前一直没有动笔主要是因为刚开学事情太多,而写文章总是需要某种闲情逸致才能有所引发的。其二这是迄今为止第一次提前有所构思的随笔,也是有固定的观看者的一篇,之前写东西都是想到什么写什么,没有在在乎有谁会看,别人会怎么看我的文章,甚至通过文章怎么看待我这个人,而这次是完全不一样的。其三算是一篇来还愿的文章,因为暑假曾想过研究生阶段再一次给自己一个机会,认真的交往一次,结果很幸运,我做到了,收获了一段全新的恋情。而这段十分特殊的恋情正是促使我写出这篇文章的全部原因。

要写一篇恋爱有关的文章,既然是我写,写我的恋爱,总觉得无论如何都绕不开的俩个话题,其一是我这个人,其二是我所面对的女生们。如果可以把这两个话题谈明白,那大概就能把这件事情说清楚。

公元前400年前,在柏拉图的申辩篇中,曾记载着这样一个故事,年轻的苏格拉底对智慧有着异常的执着,有一天他的朋友凯勒丰去神庙问神,有没有人比苏格拉底更有智慧,神谕的回答是没有,他就是最有智慧的那一个人。苏格拉底听了以后非常的困惑,因为他自认为自己非常的无知,为了寻求真正的智慧他走遍了真个希腊,然而结果是让人失望的,他拜访了许多著名的哲学家政治家诗人和工匠,试图证明自己并不是最智慧的人,然而他发现这群所谓的智者,不过是一群自以为是的人,在他们身上并没有什么真正的智慧可言。苏格拉底因此才明白了神为什么要说他最有智慧,并不是因为他有多么的聪明,而恰恰因为他自知其无知,苏格拉底进一步做出说明,真正的智慧只有神才配享有,而人充其量只不过是爱智慧而已。于是他引用了纂刻在德尔菲神面前的箴言,做出了一个千古的慨叹,他说:人要认识你自己。

为什么想要讲这个故事呢,因为接下来,我想谈论的对象并不是什么自己以外的第三者,而正是这个每天不都得不面对的自己,这种讲述是无论如何都是带有主观性的,我只能站在自己的角度看自己,我的自己的全部认识和评价,说到底都逃不开认识你自己这个命题。一直以来因为自知其无知,所以试图在他人身上寻求到自己是什么这个问题的答案。我曾带着虚心的态度去听,于是收获到了各种各样的评价。他们有的人会说,这个人就是太老实了,也有的会说,这个人的性格和一个女孩子一样。可他们还有人会说,这个人不正经,他们还会说,认识他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我在他们的评论中没有获得某种清晰,反而事情变得更加矛盾和复杂了。我一度执着于别人对我的认识,到最后我发现对自己认识最深刻的。

人怎样看待自己是一件最本源的问题,这个问题是一个带有哲学意味的问题。当然也是一个非常具有现实意义的问题。这个问题的重要性就在于,一个人以不同的方式看待自己,就必然会导致以不同的方式看待外部世界和他人。

不知道是哪一件具体的事情导致的,在我大学的四年生活里,慢慢陷入了这样一个自我评价的循环。

这个人不是什么好人。

因为这个评价,我一度认为自己曾失去了爱一个人的资格。因为当我觉得自己是一个好人的时候,那么我自然有理由有机会可以收获一个好的感情,好的恋人。但如果我认为自己并不是一个好的人,那么我就不配拥有一个好的恋情,或者说即使有一个好的女孩子在我面前,我也无法好好的把握到她,而只能由于我身上无可避免的恶而无意识的对她造成伤害。

我不知道正在看文章的你认为自己是一个好人还是坏人,或者你可能会觉得这件事分得清分不清其实没有那么重要。但对我来说,是无法不考虑这件事情,坦诚的活在世界上的。

一个人对自己最基本最简单的看法,就是好与坏之分。关于好与坏的看法,其实是辩证的,一个人做一辈子好事,不一定是好人,因为只要他还活着他就有作恶的可能性,并且他没有做出坏事,不代表他就是一个好人,而只能说最多是始终处于摇摆不定状况下的一个普通人。

好人是一定要一直要做好事的,而且要坚持做好事,而当一个坏人却非常非常的简单,一念之间就是永恒的不可以回头的恶,只要你做过一件坏事,那么从今以后你都无法摆脱这样的一个标签。就是因为你曾经动摇过自己的原则,导致了对个人的巨大伤害。人带着这样的一个记忆,来评价自我时,会对自己留下一个非常不好的印象,会有一种挥之不去的惭愧和内疚感。

有一次我的一个妹妹关系的朋友,问我自己喜欢上了一个已婚男人,心里明知道这是不对的,可又有些难以控制自己的感情,想让我劝劝她。我是这样对她说的:一个成年人做事情,一定要考虑行为的后果和代价。和已婚男人交往这件事的代价远远不止和他发生关系以后,最后闹得一个伤心分手的结局。真正会从根本上摧毁你这个人的,是时候在未来的人生里,每当你评价起自己这个人的时候,内心会因为这件事曾发生过,而变的充满阴霾,这是一件想起来无法笑着看待,也无法逃避过去,而只能不触碰的事。因为这件事的发生,你会永远记住,自己曾经也做过一个破坏其他人家庭的恶事,而这种事情,是不能用简单一句,我在年轻时候做过的一些蠢事,这种理由敷衍过去的。我不希望因为这件事的发生,影响了你内心对自己的评价,从而最终一步一步的放弃自己的人生。

一个人因为有过不愉快的经历。每当考虑未来即将发生的美好的事情之时,都会显得极为没有把握和信心。这种没有信心,不是因为自己曾经遇到过某些渣男渣女而导致的,想要否认一个其他人很容易。只要下一次我能遇到一个好的对象,一切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了。导致这种没信心的根源是,我们会发现,即使对方有错误,但自己依旧没有全对,甚至自己的某些行为比渣男渣女还要糟糕,是不值得同情的。

所以当我想谈论我自己时,没有讲出某些具体的事情,(因为这些事太多太杂,时间久远又无法一一考证)而只是说出了这样的一个结论,我认为自己并不够好。我无法阳光的看待自己,亦无法轻松的看待周围的人与事。更无法以一个最完整的姿态去接受新的恋爱的出现。

每当我带着一个真诚的心情想要去面对身边的人的时候,首先我要真诚的去去面对自己。面对真诚的自己时,我察觉出自己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牢靠,不只是我的交往对象,就连我自己的善良温柔与爱意其实都是极为脆弱的,我只在特定的时间对特定的人展现出某些称之为爱的东西,一旦过了期限或者换了人,这份爱就有可能会转化为某种摧毁性的力量。曾最让我恐惧的是,我已经接受了这个可能随时作恶的自己。

交待我对自己的看法浪费了大量的篇幅,不知读者是否觉得有所理解这份用意了。但即使你不理解,相信你也对自己的过去有过一种“看法”,而我不相信有人可以抛的开这份“看法”去生活。

我只是想说,因为了过去的“看法”,我认为自己已经没有资格再微笑着等待好的事情发生了,甚至当好的事情发生之时,我也只能选择逃避。

于是我从一个喜欢女人的人,变成了一个逃避女人的人。我躲在自己的世界里,不与她们之间构建联系,无法实现自己心中美好的期待,只靠听扣歌过日。

在我曾面对的女孩中,有过恶意摧毁我的,也有过被我摧毁的,更有摧毁了彼此的。我们之间的关系不见得有多么的深,而是人这东西实在太脆弱无力,脆弱到某些东西只要轻轻一触碰,就会彻底破碎而无法挽回。

每一次的接触异性,无论我的想法是怎么样的。带着最大的善意去与她们接触也好,还是只是凭借着本能去靠近也好。到最后留下的都只有摧毁这个结局。

真正令我痛恨的不是无法掌握恋情的结局,而是无法掌握善恶易变的自己。我觉得自己已经是一个残缺而不完整的人了。

带着这样的“看法”,我封闭了自我感情的世界,因为我不想在给任何一个人带来些什么,麻烦也好,幸福也好。

直到有一天,我的世界出现了她。这个女孩姓谁名谁,长什么样子,我们又如何相识,我不想赘述。想和大家分享的只有,她和我一样处女座,和我一样肚脐下面有一个痦子,和我一样胆囊不好,她的父亲和我父亲一样胆囊有些不好,和我一样家里做服装有关的生意,和我一样小指末端有些弯曲,她和我一样近视,和我一样喜欢大冢爱中岛美嘉和shishamo,和我一样听到aiko的歌会流眼泪,而我的生日竟然出现在了她的护照上。

这些奇妙的联系并非我主观构造起来,因为的确一定要在两个人身上寻求某种相似性是可以找到的,然而如果有这么多的巧合全部都能发生在了一个人身上,就会从中发现到了某种命运性的东西,从而产生一种畏惧的心理。

畏惧过后。在这种强大命运性的作用下,我开始怀疑,是否我们的残缺性也会有些相似之处呢?

然后我发现我们一样听扣歌的时候会哭,看日剧的时候会笑。我们一样偷偷地暗恋过别人,我们一样曾经甚至什么都没有去做,只是小心翼翼的怀揣着自己的喜欢之情却得不到好的结局。我们一样看待自己和未来之时,显得没有信心和悲观。

当我刚刚开始意识到这些时,我的内心对这个人进行了不可避免的排斥和抵触,我太不相信这世界上会有这样一个人的存在。其实与其说不相信这样一个人的存在,更不确信她能够出现在我的世界中,被我认识到。因为对我来说,有了她的出现的世界,和没有她出现的世界,是完全不一样的两个世界。

在她的身上,我感觉到了不只是一种浅显的理解与被理解,而是一种命运推动下的契合性。我不需要被同情,而是可以被接受。我开始相信这个人的出现,是带给了我拯救意义的。这种契合体现在,我们之间的一种巨大相似性,在她面前的我无法伪装无法掩饰,轻易的就被看透了性格的缺陷。因为有着几乎完全相同的爱好,我的心情不必要言说和表达,而只需要被她体会。我不需要和她去解释什么,她自然就能懂得我为什么成为了今天的我。

当我一个人面对自己的残缺性之时,我会觉得痛苦而没有信心。可如果是两个人来面对彼此的不完整,则是可以与之讲和的。因为我知道我的痛苦是可以被分担的,它不是因为我不够好,而只是一种先天给我的折磨和考验。

我开始想如果是和她在一起,我觉得自己可以改变对自己的“看法”,而有机会重新做一个直率阳光的人。我们因为彼此的出现,开始爱上了那个曾经无法坦然面对的自己。

当我慢慢的把真实的自己暴露在她面前之时,我第一次体会到了一种灵魂的栖息感。有了她我不必隐藏自己的期待。我只需要做我自己,就可以被某个人所喜欢,这种自信带给了我一种心有所属的感觉。生活中因为她的出现,开始变得安心,变得丰富。一直以来心中的期待,也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接受和存放的地点,这个地点不是其他的地方,而正是她的心。

这就是这个女孩对我的意义,一个不管我曾迷失到了哪里,都可以接受我,然后带我找回通往幸福之路的命运之人。

这就是我们故事的开始,我的全部过去都已在遇到她的那一刻终结。而我的全部期待,就是和她面对一起即将发生的未来,等待着我们的这份未来不见得全是快乐的,也许过程充满了痛苦,但因为是她,我相信这一切都是注定的。即使眼前的她不能每天在我身边,我也能感受到不远处无限精彩的展开,而这一切一定会是全新的是不一样的。

我告诉自己,只有这个一次,这个人,我再不能逃避,也绝不能放开。

我很爱她,并且真心的祈求。既然命运之神安排了我们的相遇,让她带给了我曾失去的笑容,就也赐予我同样可以回报她,令她因我变得幸福的力量吧。

康德把形而上学比作一切科学的女王,亚里士多德说哲学是为了追求纯粹知,是自由之学,所以一直以来我把哲学看的很高尚,因感受到了哲学的神圣性,才愿意把自己的时间和青春投入其中。
在上高老师的马哲课的过程中,他把哲学拉下神坛,对我造成了很大的冲击,是否哲学一定要经世致用才具有价值和意义,否则就还不如回家自己研究棋谱。艺术家的艺术品也许在当世不一定会被大众意识到其价值,但一种哲学思想如果在当世不能流行,是否真的就变成了学而无用的屠龙之术呢?
在与各种各样的名师接触的过程中,让我不停的思考,学哲学到底是带给人快乐还是痛苦(当然人生的一切事物都是苦乐参半),我们到底应该如同向老师说的,带着一个快乐轻松的心态,去努力的驾驭哲学,把哲学变成工具和手段,来使得自己的人生通过学习哲学而收获了一种智慧,最终获得设计人生的能力,来使自己生活的更加幸福。还是把追求真理本身当做目的,为了追求思辨的清晰,而甘愿深陷于精神的海洋中,甚至将自己的处境彻底牢狱化,沉浸在痛苦和沉思之中去生活。
分享一些高老师的朋友圈。

看郁达夫的沉沦,里面出现的十三夜的月这个梗,百度了很久,原来出自杨万里。

本来就是闲暇时间播着玩一玩,可是看到了很多和我交流的观众,还有支持我的陌生人,觉得很受鼓励,想要好好的播下去。立个flag ,如果接下来时间允许,并且每天的观众稳定能过一千,我就开摄像头正式出道[捂脸]
万一大家嫌弃我长的丑,开了摄像头粉丝反而会变少了怎么办hh
直播期间因为打的更多了,有很多感触。
玩炉石的乐趣是每一个不同的对手带来的,所谓与人斗其乐无穷。每一个版本我们真正的敌人其实不是某个最强势的职业,而是由每一个玩家自己的选择所营造的大环境。我以为,玩游戏时刻要记住我们是在玩游戏,而不是被游戏玩。被游戏的环境控制,失去自由是一个很悲催的事情,能够以自己喜欢的方式去度过宝贵的游戏时光非常的重要。
因为一直以来很争强好胜,不甘心当成娱乐,玩游戏就是为了赢,但如果只是任性的以自己喜欢的方式玩,恐怕肯定会输。可用自己不喜欢的方式玩,那我还要玩游戏干嘛呢?即使青玉德让我登顶也会觉得无聊。面对两难的境地,想起了k神的名言,炉石传说没有最强的卡组和职业,只有最强的玩家。我把这句话当做自己游戏生活的座右铭,也期待了更多游戏以外的东西,希望自己能够既不离经叛道,不过多的较真,也绝对不轻易向环境妥协。不断的提升自己实力,然后在功利和兴趣之间最终选择一个平衡点,成为游戏的主人。
寄语给每一个把游戏当成一种生活方式的人。

人性的邪恶和低劣总是一次一次刷新我的世界观,出淤泥而不染真的可能做到吗?有必要做到吗。有时候真的觉得,既然自己没有那么好,不如干脆比谁都坏。

想起了复试的时候认识到的一些学哲学的同学,看到有些人侃侃而谈的样子让我心中产生了疑问,学习哲学是否鼓励侃侃而谈。
哲学是一个严肃的事情,哲学或者说智慧,绝对不意味着侃侃而谈,实际上往往侃侃而谈的人,都是一知半解的人。但也不排除真的有人的才华可以滔滔不绝的特殊情况。
总得来说性格也好,经验也好,让我觉得一个人真正的自我,是应该隐藏于深处,而不能轻易示之于众的。
哲学也好,自我也好,是如此复杂晦涩的事物,怎么能一句两句就说的明白呢。如果因为自己表达的方式不清而被很误解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吧。
纠结的是,虽然我理解的,自我存在的价值不应该是被他人所理解,而是留存于自己内心的。但是自我也好,哲学也好,绝对不能成为一样位于空中楼阁,神秘而高傲的事物。
我们应该被他人了解,哲学的讨论也应该被鼓励,哲学的思路不辩不明。所以封闭自我,顾影自怜的玩味自我,和闷着头自己搞学问,也是错误的。综合两种情况,要是能用一种更严肃,更谦虚的态度去进行这两件事。那就好了。

可恶。为什么这个世界上好人所承受的痛苦要比坏人多。而且多的太多!
我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好人,只是一个内心还有一些残存的东西无法舍弃的普通人而已,而这些被情怀牵扯住,无法抛弃的东西就是折磨我的根源。
伦理学教材说,古今中外的仁人志士为什么大多数嫉恶如仇,是因为一个人自己做好人,也希望其他人的道德水平和他一样。希望周围的环境都是和他一样遵循善的规则行事的人。
如果一个人总是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却得不到周围人同等的回报,得不到社会的认可和理解。那么他还总能把这份爱留存下去么?
这个时候善意就变成了一个人心中最大的恨意。为什么做了好事,心软,心善的人,反而要在大多数时候会被很多卑鄙小人嘲笑呢。
是因为这个世界本身就是厚颜无耻,以恶制恶,冷酷无情的吧。
这样的一个社会,人类内心的善只是相对的,是脆弱的,易逝的,虚伪的。而人类的恶却是绝对的,永恒的,根植于本性而不会改变的。
我们只在某些时候对特定的人,展现出一丝脆弱的善。以此来达到心理的自我满足。然而这可怜的善,随着时间地点对象的变更,轻而易举的消失无存。
实际上一个人刚出生就接受着各种各样的品德教育,社会家庭学校公司,都要求我们去做一个好人,可就算如此,只要一有缝隙,人可笑的善马上就会动摇的一败涂地,而人的邪恶本性,无论被道德和法律以怎样强制恐怖的手段来约束。这个世界上依旧有数不胜数的人做着邪恶的事情。
毋宁说生物生存本身,就是一件对自己善良而对他人残忍的行为。一个人把热情和善良投入给自己以外的人,却把痛苦和迷茫留给自己,是最大的错误,是人本性中最软弱的象征。这样的一个人,所承受任何的痛苦,对于我来说,都是不值得可怜的。
每次都是,每次都是,每次都是,被软弱而伪善的自己束缚住手脚,过着为了让他人满意,而残酷的对待自己的日子。
这样的生活我再也不想要了,我真的受够了。
我对成熟的自己要求并不高,我不想刻意的去为善或者作恶,只希望能以别人对待我的方式去公平的对待别人。如果任何事情都能以此原则行事,那么起码不会有这么多的自怨自艾和痛苦迷茫。

最近爆炸喜欢深海冷蔵库这首歌
彼女作为aiko巅峰期的代表专辑,这首歌在整个专辑里,也具有非常独特的意义。
一直很在意自己喜欢的歌排名这种东西吧。

突然有点困了。。。改天再写吧
结论是,真的喜欢一个事物,是应该有这种不可阻挡的势头的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东西,食之无味,弃之呢?并不可惜!
一直以来之所以犹犹豫豫的没有弃掉,不是因为看不透,想不通,而是总是被那个自以为道德水平高尚的自己束缚住。告诉自己,别人不仁,但我不能不义。做事情不能太绝情,而实际上这样的想法是非常傲慢且愚蠢的。仁至义尽就是这样的一个糟糕透顶的词汇,何为仁至义尽?仁与义本来就是无尽头的。但是仁与义只能用在可以与之分享的人身上的,对于不讲仁义的人,你也要用相同的方式,甚至更极端的方式去回应他们。
基督徒的那种打了左脸,伸出右脸的方式,是一种违背于人本性永远不可能达到的状态。
正是因为你在乎那些别人根本不在乎的东西,才会被他们拿这些当做弱点来一次又一次的伤害你。这世界上还有这样一群把其他人的善良,当做自己作恶资本的人更可恶的人么?
终于一刀两断了,我的内心无比平静,感觉自己又成长了一些。

睡不着觉,听着床下的echo做梦舔舌头的声音真是太可爱了。估计他是,梦到吃东西了吧?真是一个幸福的家伙啊。
祝愿他能和咪咪一起开心健康的多在家里陪爸爸妈妈几年,然后能有一天陪姥姥一起走,那就算是最圆满的结局了吧。
人,面对生活中习以为常的幸福感,当你突然意识到这些平凡的东西是多么的不平凡的时候,有时候会产生一种患得患失的心理,因为现在就已经是巅峰了,所以继续下去可能只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沉浸在巨大的幸福感和危机感之中,反而不知道应该期待一些什么了。
但是不管怎么样,此时此刻听着echo呼噜声准备入睡的我是幸福的,而这份幸福亦是真实的。
面对真实的人生,即使知道接下来的几年,或者更久的时间内,也许会迎来个人的低谷,甚至家庭的败运。但是依旧有走下去的勇气。